首页 / 新闻 / 正文

“寿昌公主联珠帐”洗白秦可卿:为救贾宝玉,引梦使者被误解百年

时间:2019-07-11 19:03 源易缘

摘要:北京时间2019-07-11 19:03 源易缘为您报道关于【“寿昌公主联珠帐”洗白秦可卿:为救贾宝玉,引梦使者被误解百年】的具体情况和说明,fjshuchi.com频道源易缘君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本文关注焦点《》。

“寿昌公主联珠帐”洗白秦可卿:为救贾宝玉,引梦使者被误解百年

秦可卿一直是红学界颇为争议的人物之一,她的出生,她的死亡,她与贾珍的关系,围绕这些问题说法不一、争论不休。特别是她卧室风月味极浓的陈设,更让人迷惑不解。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一种观点认为,室内阵设华丽,多是妃子、公主身份的用具,暗示着秦可卿非同一般的身份,成为秦可卿疑似废太子私生女的“力证”。

另一种观点认为,武则天、赵飞燕、杨玉环等等,都是与风月有关的人物,整个浓艳的华丽铺陈,简直是艳极了,暗示着秦可卿风流成性,成为与贾珍关系暧昧的“铁证”。

“源易缘”认为,以上两种观点都误解了秦可卿,甚至冤枉了秦可卿,脂砚斋说的很明白:“设譬调侃耳。若真以为然,则又被作者瞒过。”

再者,将秦可卿室内陈设层层剥开、细细品味,很轻易就将此两种观点推翻。

第一层:我们都被作者的虚构迷惑了

红娘是何许人?文学作品中的名人,现实中肯定不存在,所以红娘抱过的鸳枕是假。还有安禄山扔过的、不小心伤了杨贵妃的木瓜,哪里可以千年不朽,木瓜也是假。

再看,镜、盘、榻、帐、衾,这些物件跨越百年、千年,早已陈旧、破损,当以“文物”收藏,怎能继续使用。

显然,这些妃子、公主、美人的“冠名”都是假,真的只是普通陈设卧具而已。

雷人的风月陈设,都是虚构,不过是作者打比方,弄文采,调侃罢了,哪里有暗示秦可卿的公主身份?

第二层:远闻十里腥,近摸全无鱼,我们的确冤枉了秦可卿。

武则天、赵飞燕、杨玉环、西施、寿昌公主和同昌公主,哪个以淫乱出名?

武则天专权,飞燕、玉环恃宠,寿昌、同昌娇宠,涉嫌嫁于皇家父子的武则天和杨玉环,都是在出家漂白身份后、在当时风俗允许的情况下再嫁的,罪过也不过是强加头上的“红颜祸水”“女色误国”之名。

况且第二十七回回目“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很明显作者把杨玉环、赵飞燕比作薛宝钗、林黛玉。如果秦可聊卧室陈设暗含对杨、赵二人的贬责,后文又怎敢去比喻端庄大方、冰清玉洁的钗黛二人。

秦可聊在贾母眼里,是“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周瑞家的说香菱,“倒好个模样儿,竟有些像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书中又说秦可卿“其鲜艳妩媚,有似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

如此容貌、如此品格、如此性情之人,实乃作者褒奖之第一人。

第三层:细看细品,这是作者的弦外言语,与贾宝玉关系密切

红楼梦作者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字字皆精华。脂砚斋曾批:“此书一字不能更,一字不能少。”仅秦可卿卧室就用了二百多字,仅为打比方调侃,岂不是浪费了文字。

再看此段文字,先是甜香袭人,再是“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入眼帘,后是陈列出七位貌美如仙的女性用过的卧具。这种强烈的暗示,只让人想起“浓艳”“香滑”等词。

但这些和谁有关?不是秦可卿,是贾宝玉。

宝玉只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此处脂砚斋连批“此香名‘引梦香’” “进房如梦境”“艳极淫极,已入梦境矣”。

这一番香艳的场景,不过是作者的弦外言语,是贾宝玉的内心感受。

青春年少、多情爱红的贾宝玉目光所及,无一物不著温情蜜意。同时,也是为宝玉梦入太虚幻境作一大段铺垫,引出宝玉在太虚幻境与秦可卿的云雨之事,醒后与袭人的初试。

因为由秦可卿引梦、入梦、出梦,所以发生在秦可聊的卧室,风月陈设真真是和秦可卿及其卧室无关。

就此话题,你有什么高见,欢迎留言。

参与书目:《脂砚斋评石头记》《红楼梦》


标签
今日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