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我国明朝中后期的舰船发展概要

时间:2019-10-24 06:45 大小海说娱乐

摘要:北京时间2019-10-24 06:45 大小海说娱乐为您报道关于【我国明朝中后期的舰船发展概要】的具体情况和说明,fjshuchi.com频道大小海说娱乐君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本文关注焦点《》。

众所周知,随着15世纪末到16世纪初世界大航海时代的开启,欧洲海上力量在质量和数量上都得到了飞速的发展。而在遥远东方的明帝国,自从郑和七下西洋之后,四海平静,漫长的海岸线上一片祥和。没有压力也没有需求,在北方蒙古人的边防侧重之下,海防自然而然就被搁置一旁。乃至于到嘉靖前期,明帝国海防破碎、武备糜烂,战船十不存七、士兵大量逃亡。最终,嘉靖中期倭乱大规模爆发,明朝在如此情势之下不得不重整海防。

当时的日本船只

其实倭寇并非凭借有多么强大的海上势力,他们不过是类似于从海上入侵的游牧民族,主要目的是深入内陆劫掠财富,因此并不会主动选择在海上跟明朝水师硬碰硬。倭寇往往驾驶着轻便迅捷的中小船只,迅速突入近海登陆,然后四分五散各自劫掠。在没有雷达的年代,很难在海面上对其进行有效拦截。比如,俞大猷就曾经驾驶大船因为速度不及倭寇小船以及吃水太深,只能无奈的看着倭寇从浅水区逃走。

在这种情况下,明军为了能够有效堵截已发现的倭寇船只,只能把大船改小,400料战船改成200料,并一改再改为150料战船、100料战船,为的是避免发现了也追不上。因此,明军在对付倭寇这种敌人的时候,一般以中小船只为主,大船也就局限于9~10丈长的福船和广船类战船,火器还是以传统的火砖、火球、火箭、碗口炮等纵火类和臼炮类火器为主,再加上少量佛郎机和一门四五磅的舰首发熕炮,便足以对倭寇船只产生碾压级别的优势!

明嘉靖时期福船配置

但上述这些也只能够对付海上力量不强的倭寇和小股海盗罢了。而且这种类似治安战的模式,其实对海上力量的发展极为不利。后面由于西方势力的进入,中国海盗们能够先于明军更快的接触到西式火器,他们占岛为王、招募工匠、走私铁器硝黄等等,从而积累了大量势力,再之后铸造火炮、建造船只,一时间在嘉隆万时期的明朝海面上涌现出了诸如林道乾、曾一本、林风、朱良宝等名噪一时的大海盗。

这其中又以曾一本实力最为强大。他拥有战船数百艘、兵卒数万人,为祸东南。他还拥有一支由东莞大乌尾船组成的主力舰队,这些乌尾船载重都在万斛以上,换算成今制其载重在380~400吨之间。这种实力已经超过了以往明军水师所面对的任何敌人,因此明军也开始作出调整。为了剿灭曾一本,东南沿海29个县在半年内,建造了24艘15~17丈长,船体覆盖一层铁甲的封舟战舰,此外还有一百多艘大福船。这可以说是自郑和之后,明军最为强大的海上作战力量了!

明代封舟

而除了船之外,海盗们装备的大量火炮也给明军带来不少麻烦。胡宗宪在《筹海图编》中直言,“海寇所恃全在于铳,吾亦以铳为应”。当时明军的策略为“以船之大者为中军座船而当其冲,以船之中者为左右翼而分其阵,以船之小者绕出于前后两旁之间”。装备则“中军大船之前,仍用次等船载佛郎机大铳数架以镇之。两翼中船之前,亦再次用船装载铜将军大铳数十架以列之,其小船亦各载鸟铳铅铜数百以备于四面。”

明军舰队立营图,1为座船(中军大船);2为中船(中军大船之前次等船);3为哨船(中船之前再次等船)

结合《兵学指南》就不难理解胡宗宪这段话了。他根据船型大小和作战任务的不同分为四种船,即座船(中军大船)、中船(中军大船之前次等船)、哨船(中船之前再次等船)、小船。座船就是中军大船即旗舰;中船就是大船之前次等船,即座船周围的五艘中军中船(数架佛郎机大铳镇之,保护座船);中船之前的次等船自然就是外围的哨船(铜将军大铳数十架,作战主力);小船就是在各船旁游弋骚扰的小型船只,装备鸟铳喷筒数百枝。

以战舰十六艘为例,舰队分三行横列,十艘哨船装备数十架铜将军大铳,火力最强,处于第一行;五艘中船负责护卫座船,在座船之前哨船之后第二行,座船作为旗舰主帅,则位于最里面第三行,而且五艘中船处于十艘哨船间隔空间之后,并不阻碍火力投射,因此第一行和第二行可以同时开火发挥最大火力。即座船前中船镇之,中船前哨船列之,这也符合《筹海图编》里“每数船列为一行,每一阵列为数行”的描述。

明军舰队作战图

到了明朝末年,荷兰人屡屡入犯沿海,更是与明军爆发了南澳海战和澎湖之战。加上更加强大的郑芝龙、刘香等海上势力崛起。其中郑芝龙的顶级战舰拥有西式火炮30门,刘香的大船也装备有十几门红夷炮,因此明军水师不得不再次进行升级。这时候的明军水师开始出现双层甲板炮舰与单层甲板炮舰,并在侧舷装备西式火炮10~30门不等。英国人彼德·芒迪在珠江口就曾遇到一艘载炮28~30门的明军双层甲板炮舰和一艘10~11门火炮的单甲板小炮舰。

珠江口明军战舰

而对于明军双甲板炮舰记载最为详细的当属崇祯本《兵录》,书中记载“焚寇之舩莫如火,碎寇之舩莫如炮,大抵舩宜极新坚为佳,大固好,亦不必太大,随海上双桅皆可用也。将此舩下层左右约开铳孔,或三十处,或二十处,安置红夷大炮,每门重二千三四百觔者,用一车轮架乘之,便於进退装药。此等大炮,每舩一只或六门,或八门,左右排列;余孔亦列千觔与五百觔之铳,必要五百觔为率者,方沉重不跳且送弹端直。至上层战坪如用百子狼机等炮。大约一舩要兵百余名,大小铳共五六十门,多多益善。”

日本绘唐船图

以此可知,明军双甲板炮舰分为大小两种,大号炮舰下层甲板配置红夷炮8门,千斤炮与五百斤炮22门,上层甲板用佛郎机百子铳等小型火炮30门,共60门;小号炮舰下层甲板用红夷炮6门,千斤炮与五百斤炮14门,上层甲板用佛郎机百子铳等小型火炮30门,共50门。无独有偶,崇祯时期的南京工部郎中董鸣玮,他也曾仿照闽海战船建造了两艘江防炮船,名为“龙骨炮船”。该船共配置火炮18门,其中红夷炮8门、百子铳10门,因为是江防战船,因此可能要比原型闽海战船略小一些。

船上用500斤红夷炮

除了兵书记载外,在明朝档案里还有这么一条史料。崇祯十三年(1640),浙江在围剿海盗时,明军使用了装备西式侧舷火炮的战舰,双方在海上遭遇后用火炮互相对射了七八个小时,最终明军获胜,俘获了大、中船只41艘。其中大船26艘中船15艘,全部被改编进各寨明军补充水师力量,之后明军又调拨红夷炮、神飞炮、威远炮、百子铳各项火炮共一千六百五十八门装备这些战船。这样平均一下就会发现,这41艘战船每艘都能分到40~42门火炮,不过毕竟大小不同,所以如果按照尺寸来分,那么26艘大船完全可以分到50门火炮,剩下的15艘小船也可以分到22~23门火炮。

其中百子铳是用来攻击敌方甲板人员的,炮弹重30两,2.5磅左右;威远炮为冷锻炮,所以重量很轻,只有200斤左右,但炮弹却重3.6斤,在4.5~5磅之间;神飞炮重1050斤,装火药6斤,炮弹重量没有记载,不过如果按照1:1弹药比来估算,炮弹应该在6斤左右,合8磅;至于红夷炮,那范围就很大了。从4斤弹到20斤弹都造过,因此只能根据何汝宾的描述来互相印证,即重量在2300~2400斤之间的红夷炮。目前国内符合这个重量的红夷炮实物有两门,一门是收藏在广州市越秀山的崇祯十七年红夷铁炮,炮长260㎝,重两千斤内口径10㎝,另一门是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崇祯二年红夷铁炮,由两广总督王尊德监造,炮长258㎝重两千斤,口径却达到14㎝。取个中间数,2300~2400斤红夷炮当在12磅左右。这样由小到大,分别是2.5磅炮、5磅炮、8磅炮、12磅炮的配置组合。

厦门船

这么一算,很显然现实情况与《兵录》当中的炮舰记载大致相符。这也侧面印证了明朝水师在中后期,面对不同威胁之后的快速发展,从而迅速做出了相对应的调整,并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果。这也说明了传统的海战模式已开始逐渐淘汰没落,侧舷舰炮慢慢成为主流。

而假如我们能按此发展下去,也可能会逐渐走上类似于西方国家的坚船利炮之路。但随着清军入关,大规模海禁和闭关锁国的政策使得中式战船的发展也就此嘎然而止了。而与此同时,英荷两国则已经率先进入到了风帆战列舰时代,后来随着资产阶级革命的风暴席卷欧洲,科技成果更是层出不穷!特别是军事领域,他们的军舰是越来越先进,这就是科技成果与军事的完美结合,这一点到了工业革命(即第一次科技革命)时期发展更甚,可谓是狂飙式的。而反观我们则愈加落后了,成为了当时的时代落伍者。以至于到了清末鸦片战争,面对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我们的水师根本不堪一击,那是一败涂地啊!落后就要挨打,这就是现实给你的一记响亮的耳光。没有别的出路,唯有创新与自强方能立足!


标签
今日要闻